沈烈初:中国装备制造业的“短板”在哪里?

   日期:2020-11-21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原国家机械工业部副部长、国务院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、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美贸易斗争是中美两大国处在世界第一、第二大经济
原国家机械工业部副部长、国务院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、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美贸易斗争是中美两大国处在世界第一、第二大经济体结构性矛盾表现形式之一,同时还表现在政治、军事、外交、金融、科技、文化教育、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之间的激烈争斗。新中国走过70年的历程,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伟大成果,从站起来到富起来,再开启强起来的征程,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,2021年全国完成脱贫攻坚目标后,即将向中等发达国家迈进,但因不平衡、不充分发展的特点,国家仍定位在新兴发展中国家的行列。但一些国人陶醉在巨大成就时,美国对中国发起贸易战,对高技术产品全面禁运(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也跟进),打压中国有成就有实力的企业,把数十家中国企业列入“黑名单”,全国为之一震。再次看到我国技术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,还有很多软肋受制于人,往往反面教育比正面教育更使人清醒,其中装备制造业中的“短板”也暴露无遗,突出的体现为核心技术的载体,“三基(核心)”即基础(核心)零部件,基础(核心)工艺,基础(核心)材料。一、有什么证明呢?近日,日本与韩国之间贸易争端加剧,凸显日本在半导体材料的科技优势,日本仅用三种生产半导体材料:高纯度氟化氢、光刻胶、氟聚酰亚胺进行出口管制,使韩国半导体公司几乎停产。据不久之前《日本经济新闻》报道,华为手机1631种零部件中,来自日本的零部件多达869种,2018年,华为从日本进口零部件价值460亿人民币,占中日贸易额的5%。又如日本工业品出口中,耐用消费品比例不到20%,而主要出口高技术、高附加值的机械设备、零组件、原材料及中间产品成为“世界供应基地”,连美国很多(包括军用)高端零组件、高端材料也要从日本进口。不能只看到美日贸易斗争的“广场协议”,使日本经济发展停滞20年,而在这20年中,日本制造业不断“转型升级”、“修炼内功”、向高技术、高端产品及高端零组件蜕变。尽管机电产品在新技术革命中迭代新产品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,但其内部的零部件、组件,如高精度轴承、高端高压液压件,电子元器件等是不变或变化很慢的。笔者去年参观学习中铁工业某郑州工厂,生产世界上最大的直径超过16米的TBM(全端面岩石掘进机,重达一、两千吨),我爬上巨大的产品体内观察,如西门子变频伺服马达驱动系统、奥地利双水内冷发电系统(我国上世纪50年代已生产出来,现已停产)、德国力士乐高压液压系统、德国的离心机系统及瑞典SKF或德国FAG的高精度轴承等,其进口件约占成本60%左右。笔者还考察了南京某机床厂研制的五坐标联动的珩齿机床,水平较高,但其数控系统、功能组件(如滚珠丝杠、滚动导轨)、珩轮、液压气动元器件、轴承等都是进口的,其成本约占到60%以上。
二、为什么众多的“隐形冠军”出现在德、日,以及瑞士等西方发达国家呢?现在中国议论“隐形冠军”的中小型制造企业非常热闹,也引起了政府的重视,如工*户仅注意整机产品的性能优劣与品牌,因为机械产品是由千百种零部件组成的,如果其中一种关键零部件的关键工序出了毛病,就可能使整机受到极大影响,甚至机毁人亡的惨剧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